胜景无穷

谢谢喜欢

priest/一人/全职

-若逢新雪初霁 满月当空-

【杰佣】JOYFUL

*已确定关系
*不听话的孩子当然要惩罚呀

--------------------------------------------------------------------------------

  艾玛在废墟中奔跑着,乌鸦的叫声在一片寂静中显得格外刺耳,她感到自己的心脏几乎要因紧张而跳出她的身体。
  
  “快点……再快点,只差一个了……”汗水流进眼睛里,煞得生疼,她只是用力眨了眨,绕过一堵摇摇欲坠的墙。
  
  警报声响起,玛尔塔已经在解密码了。奈布转身朝艾玛喊:“伍兹小姐,我们得走了!”
  
  艾玛脚下不停,吃力地撑着身子翻过一扇窗,挥手示意他们先走。

  “不!让我拆完它!这是最后一把椅子了!”
  
  奈布并不能理解伍兹小姐这种执念究竟从何而来,但门已经打开了,拆把椅子再走也没什么问题,所以他还是决定先走一步——能在大门口被抓回去的,都是傻子。
  
  他正想着,突然看到一朵红色的花瓣落在他的肩上,与血迹融为一体,接着身边就传来一阵玫瑰的香气。被压低的声线在他耳边响起,像恶魔的低语,炸得他一个激灵。

  “甜心,为什么要急着走呢?”
  

  ……
  
  
  这该死的一刀斩。奈布狠狠呸了一下。
  
  怀中人剧烈的挣扎很显然影响到了监管者的行动,他低下头在奈布的额上亲了一下,躲过奈布的拳头,牵起嘴角轻轻说:“你这几天总打断我与美丽小姐们的狂欢,是不是该惩罚一下?”
  
  奈布又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不想听这人模狗样的家伙扯皮,开口道:“有一个不就够了吗,还是说绅士先生觉得多几个人更有意思?”杰克闻言慢慢停下了脚步,酒红色的眸子注视着奈布,脚尖轻轻敲着地面,好像在酝酿什么,接着突然朝奈布露出一个无辜的表情:“可是你见到我就跑……你怎么这么嫌弃我,我难道不是你唯一的男朋友吗。”说着还做出思考的样子,“还是你是吃醋了?”
  
  奈布被这人的脸皮所震撼,深感自己在战场上摸爬滚打多年这一身皮怕是都赶不上绅士先生脸上一半厚。他一把推开凑近的杰克,又开始挣扎:“放下。”

  杰克从善如流地微笑着答应,迈开步子开始下楼,把奈布抱进了地下室。
  
  奈布眼皮跳了跳,反手就要劈上去,却被杰克一把抓住:“我不是这个意思!”

  杰克没有把他绑上椅子,而是轻轻放了上去,雇佣兵的直觉告诉奈布情况不太妙。
 
  绅士退后一步,微微欠身,朝雇佣兵行了个礼:“先生,我当然知道您不是这个意思。”
  “可我说过不听话是要被惩罚的。”
  
  “所以,你做好觉悟了吗?”

TBC

--------------------------------------------------------------------------------

*开车苦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补上,写了再说吧()
*不要脸地求小红心小蓝手

--------------------------------------------------------------------------------

不开了不会了,死了

上过战场肯定就有疤啊……和皮肤一对比就会显得很鲜明
想日
比如杰克喜欢沿着奈布身上的疤吻过去
这类癖好,想想都觉得我快死了
语无伦次说什么呢……
私心杰佣

【和亦】无题

无意义小甜饼,就是想看小宋道长撒娇
撑死也就是个段子(。)

  屋外下着雪。
  
  郑居和睁开眼,只感觉头疼得厉害,他缓缓审视着一片狼藉的屋子,睡得不省人事的师弟们,其中还有一个被他紧紧搂着的宋居亦。
  郑居和摇了摇头,无奈地叹了口气,勉强想起了事情的罪魁祸首,心说少侠害人,谁不知道武当郑道长不能喝酒,他偏要来送什么元宵——酒心的。郑居和把搂着宋居亦的那只手放下,小心翼翼直起身,整理了下衣衫就要出去。
  也许是他起来的动作弄醒了宋居亦,宋居亦睫毛微动,却终究没能撑起那千斤重的眼皮,只好小声含糊了句再睡一会儿,便又把头埋进郑居和的颈窝,嘟嘟囔囔地说了几句梦话。
  “居亦?”
  “嗯……”
  宋居亦拖着尾音轻声回应,温热的鼻息喷在郑居和脖颈上,带着桃花酿的清香,朦胧间只怕连谁问的都没听清。
  
  郑居和低下头看了一会,重新抬起手,把宋居亦往自己身上揽了一下,似乎是又有了些醉意,竟不想起身。

  窗外一片雪白,明亮得晃人眼,空气中隐隐飘着武当经年不散的桃花香,一时竟有些虚幻起来。
  
  这酒,有点烈。
  
  
  

请问日师兄弟判几年

好想上华山的师兄弟们呜呜呜真是太可爱了,华山受向好啊!!!
我流华山

平时吊儿郎当的人儿眼角泛红,疼得厉害想叫出声却又咬着下唇不肯服软,皱着眉偏要做出一副不服气的样子,想瞪你又觉得羞耻,一双水雾朦胧的眼不知道往哪放,憋了半天正要骂一句衣冠禽兽张开嘴只剩下破碎的呻吟,听得自己红了脸。终于有了喘息的空隙,他断断续续地把“不要脸”说出口,身上的人俯下身在他耳边调笑了一句又让他噤了声,到嘴边的话被重新开始的撞击堵了回去发出一声呻吟,叫声竟是染上了一丝哭腔。

……

我写不下去了你们自己脑吧

“你要是再来讨债我就锤飞你的狗头”

虽然平时也老是开玩笑说武侯旗门,但是大家都知道,心里其实是很疼的吧
真的很疼
一直以来的骄傲,一直以来被寄予的厚望,原来远没有自己想的那般了不起
疼吗,当然疼啊。
这样骄傲的一个人,一直顺风顺水却又突然遭受一次接一次的打击,怎么可能会舒服。
但是诸葛青他该受这些罪啊,他这样的天赋,这样的才识,这些罪当是他受的,只有这样的璞玉才需这般打磨,所以这些挫折,是诸葛青从未有过的却又必须经历的。
他走过了前所未有的迷惘,也可能他现在还不清楚,但哭着说出这样的自己的时候,就已经是纯粹的了,对王也的这份“不纯粹”的感情,已经是被重视的,愿意为之殚精竭虑的了。他本就是奇才,没有这些挫折磨练心境才更让人可惜,对我们来说又岂止可惜二字。
诸葛青这个人,他有自己的弯弯绕绕,也有傅蓉说的“人之常情”,可他终究是通透的。
他有绝顶的天赋,所以他也一定都明白的,无论过去还是今后,他应当是都看明白了的。

/胡言乱语

所以有什么问题不能和也总好好说呢你看他都这么宠溺(划掉)包容你了
嗑爆也青

沉迷蒸汽嘉(。)无脑小甜饼,喜欢嘉嘉
P2 瑞哥:突然踮脚
格瑞真的好难画/哭
所以不画了(((

看之前大佬们剪就想搞个自己舔来着……
有人一起来……好了我知道了我还是自己吸吧/哭

。指绘好难
风星潼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