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云见月

承蒙关照

【和亦】无题

无意义小甜饼,就是想看小宋道长撒娇
撑死也就是个段子(。)

  屋外下着雪。
  
  郑居和睁开眼,只感觉头疼得厉害,他缓缓审视着一片狼藉的屋子,睡得不省人事的师弟们,其中还有一个被他紧紧搂着的宋居亦。
  郑居和摇了摇头,无奈地叹了口气,勉强想起了事情的罪魁祸首,心说少侠害人,谁不知道武当郑道长不能喝酒,他偏要来送什么元宵——酒心的。郑居和把搂着宋居亦的那只手放下,小心翼翼直起身,整理了下衣衫就要出去。
  也许是他起来的动作弄醒了宋居亦,宋居亦睫毛微动,却终究没能撑起那千斤重的眼皮,只好小声含糊了句再睡一会儿,便又把头埋进郑居和的颈窝,嘟嘟囔囔地说了几句梦话。
  “居亦?”
  “嗯……”
  宋居亦拖着尾音轻声回应,温热的鼻息喷在郑居和脖颈上,带着桃花酿的清香,朦胧间只怕连谁问的都没听清。
  
  郑居和低下头看了一会,重新抬起手,把宋居亦往自己身上揽了一下,似乎是又有了些醉意,竟不想起身。

  窗外一片雪白,明亮得晃人眼,空气中隐隐飘着武当经年不散的桃花香,一时竟有些虚幻起来。
  
  这酒,有点烈。
  
  
  

请问日师兄弟判几年

好想上华山的师兄弟们呜呜呜真是太可爱了,华山受向好啊!!!
我流华山

平时吊儿郎当的人儿眼角泛红,疼得厉害想叫出声却又咬着下唇不肯服软,皱着眉偏要做出一副不服气的样子,想瞪你又觉得羞耻,一双水雾朦胧的眼不知道往哪放,憋了半天正要骂一句衣冠禽兽张开嘴只剩下破碎的呻吟,听得自己红了脸。终于有了喘息的空隙,他断断续续地把“不要脸”说出口,身上的人俯下身在他耳边调笑了一句又让他噤了声,到嘴边的话被重新开始的撞击堵了回去发出一声呻吟,叫声竟是染上了一丝哭腔。

……

我写不下去了你们自己脑吧

“你要是再来讨债我就锤飞你的狗头”

虽然平时也老是开玩笑说武侯旗门,但是大家都知道,心里其实是很疼的吧
真的很疼
一直以来的骄傲,一直以来被寄予的厚望,原来远没有自己想的那般了不起
疼吗,当然疼啊。
这样骄傲的一个人,一直顺风顺水却又突然遭受一次接一次的打击,怎么可能会舒服。
但是诸葛青他该受这些罪啊,他这样的天赋,这样的才识,这些罪当是他受的,只有这样的璞玉才需这般打磨,所以这些挫折,是诸葛青从未有过的却又必须经历的。
他走过了前所未有的迷惘,也可能他现在还不清楚,但哭着说出这样的自己的时候,就已经是纯粹的了,对王也的这份“不纯粹”的感情,已经是被重视的,愿意为之殚精竭虑的了。他本就是奇才,没有这些挫折磨练心境才更让人可惜,对我们来说又岂止可惜二字。
诸葛青这个人,他有自己的弯弯绕绕,也有傅蓉说的“人之常情”,可他终究是通透的。
他有绝顶的天赋,所以他也一定都明白的,无论过去还是今后,他应当是都看明白了的。

/胡言乱语

看之前大佬们剪就想搞个自己舔来着……
有人一起来……好了我知道了我还是自己吸吧/哭